【今日连载·阅读提示】留云禅寺沉寂数十载而在新时期复兴,乃申城佛教界之盛事矣。拽回思绪,我怀着虔诚进入山门,当地居民通常习称它为云翔寺。这座寺院呈现一派唐风,具有淳朴自然、刚劲雄健、气势恢宏的特点,完美地将建筑艺术、造型艺术、园林艺术融合。虽说“天下丛林相识多”,但它就是与众不同,如大雄宝殿地基特别高,它与周边的宽广地下空间辟有万佛堂和功德堂;钟鼓楼挺拔俊逸,设计灵感来自敦煌壁画的“宫城角楼”;放生池非圆非方,从旁边那雕刻“禅”字的山岩背后涌出一泓清泉……在悦耳的梵呗声中,我由衷赞叹:“千年古刹云翔寺,堪称江南地区鲜见的仿唐寺院建筑群!”1972年,我在国防工业“小三线”江西人民机械厂工作。那天,驻厂军代表把我叫去,说有四箱炮弹在运输途中翻落,必须排险处理。我们炮弹是靠两套装置引爆的,一是炮弹发射命中目标即刻爆炸;二是延迟引爆。炮弹引信延迟装置由一小钩子挂着,炮弹出膛瞬间便脱钩引燃延迟火药,到设定时间,引爆炮弹。而从高处跌落的炮弹可能影响了引信结构,已然存在隐患成为险情。“组织上派你跟蒋代表同去千里外的弹药库返修。”第二天,我们从赣北山区出发,先汽车再火车,辗转三十多小时后抵达贵州深山一小站,月台上一辆“吉普车”已等候多时。不知拐过多少弯,待下车,四面环顾,巉岩峭壁,云低林密。弹药库在哪?眼前除了三两间小屋,再无建筑。“别急,先吃了饭再说。”连长叫炊事兵端来一盆饭两盆菜:清炒土豆丝、地瓜炒肉片。一路紧赶慢赶,肚子早已空空,三下五除二,饭菜精光。(最后,感谢你浏览本四川方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