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种程度上,鲁迅的文章不适合青少年阅读。

例如《孔乙己》。

孔乙己偷了书,在酒店里被当众奚落,只好自辩:

“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于是书里的众人,和课堂里的众生都会大笑起来。

而一切对读书人的不必要鄙夷,就由此产生,然后深深误导了青少年。

然而有了一定年龄和阅历,回头再看,其实孔乙己未尝没有道理。

窃与偷,确然不同。

比如窃国大盗,马上有一种《权力的游戏》的既视感,会让人联想到乱世奸雄袁世凯,或者色后。

你改成偷国大盗……那么皇陵盗宝的孙殿英就冒出来了。

再比如窃窃私语。

那是可以搭配花前月下、耳鬓厮磨、暗香浮动的。

要是改成偷偷私语……

只能是上课说话被老师罚站的层次。

而且老师……大概率会叫某国强、某志刚,或者某丽文吧。

所以读书人的事情,真就不同寻常。

他们知道回字有四样写法,知道诺贝尔没有数学奖,知道庙号是死了之后才有的,所以活人不会自称“我孝庄”,知道令尊令堂是敬称对方父母,所以不会自称“我的令尊令堂”……

凡此种种,皆有名目讲究;

皆有名目讲究,也就皆有规则规矩。

所谓文以载道,说白了,就是要把别人,把世道,都装进去。

所以,不是读书人,硬装读书人,最后很大概率就是只能看着世道人心把自己给装进去。

然而,或许是因为教育部门不合时宜地把《孔乙己》放进中小学语文课本,搞得很多人长大了也没走出误区,充分意识到这个朴素的道理,所以总是觉得读书人的事儿,基本上等同于汽车香水,没事洒洒,图个香。

结果就出现了不少车祸。

其实翟先生早在被扒之前,就已经露了败相。

当初面对媒体采访,谈到博士论文进度时,翟先生的回话是:

“等我什么时候穿上博士服拍照的时候,我相信会上热搜,我再让所有人看看谁牛X。”

正如孔乙己不会把偷书说成窃书。

李恕谷会把夫妻生活委婉地称为“敦伦”。

读书人也不会在这个场合这个问题上,把学业有成,与反刍偶蹄类动物的性器官联系起来。

另外,从“穿博士服可以上热搜”来看,翟先生手机APP里面没有知网,但九成九有新浪。

这是一个典型的“中有不足,必形之于外”的案例。

与之相反的是翟先生一位前辈同行:道明叔。

据说当年道明叔出演的《围城》大热,一时间风头无两。

连原著作者钱钟书老先生都称赞是“活的方鸿渐”。

然而当道明叔拜访了钱先生书香氤氲的陋室之后,发自内心的认为:

“在文化的面前,学问的面前,自己那点名气屁都不是!”

自此,道明叔一生低调不追热搜,于是长年保鲜,以至年过耳顺,仍不见油腻。

窃以为,每个人都有其自身的初始设定。

要优化升级,必得痛下一番工夫。

否则,在空空如也的情况下,贸贸然对外声称已经是2.0版,甚至是4.0版,就很容易穿帮露怯,显得很二。

《水浒传》里的郓城县押司宋江就犯了一回二。

众所周知,宋出身是县级刀笔小吏,后来做了带头大哥。

虽然雄霸一方呼风唤雨,但初始设定基本没变。

笼络人心运转山寨的手法还是当年那套。

一个佐证就是,在围绕宋大哥的核心班底里,吴用是乡村教师,戴宗是监狱长,李逵是狱卒,花荣差不多算是个营长……基本上都是宋江前半生周旋腾挪的阶层。

这个阶层很接地气,所以搞搞社团占占地盘没有问题。

谋划点上凳次的事情,就力不从心了。

比如,后来为了梁山招安,宋江元宵节夜访李师师,寄希望于这个与宋徽宗常相往来的一代名妓,能够在梁山和皇帝之间作个中介。

风月行里一向是“鸨爱钞,姐爱俏”。

而要跟大宋皇帝御用外围、东京第一花魁这样的风流人物打交道,黑粗矮胖、长年在郓城县夜市撸串的宋江,显然不在一个频道。

于是柴进和燕青就强力组团,为宋大哥在首都红灯区勾当大事,保驾护航。

众所周知,柴进不仅是贵族,更是皇族出身,受过高等教育,庙堂江湖各种场面应付裕如;而燕青则是北京大名府第一网红小鲜肉和夜场小王子,品竹调弦、能歌善舞。

仪容、风度、才艺、谈吐……两个好看的皮囊加上有趣的灵魂,对付李师师自然不在话下。

所以李师师“但说些街市俊俏的话”,都是柴进回答,燕青旁边凑趣暖场。

气氛自然很好,大家渐感嗨皮。

此时此刻,作为话事人的宋大哥,在这种场合,只能闷头喝酒。

然而酒喝多了,粗相就外露了,“揎拳裸袖,指指点点,把出梁山泊手段”,搞得旁边柴进燕青都很尴尬,只好连连替宋大哥打圆场。

气氛没了,招安大事自然就黄了。

这之后宋江充分吸取教训,安排燕青单线联络李师师。

结果,事情就办成了。

最后再说说翟先生。

从致歉信里看,显然觉悟和宋押司相比,还是有差距的。

翟先生总结反思认为:自己是在做读书人的过程中,因为虚荣与侥幸,忘记了初心,自以为到达了虚幻的彼岸。

然而,借用一下德云社郭先生的话……

“夜深人静时候,你左手一只鸡,右手一瓶酒,嘴叼一根烟,啪嗒一口菜,滋喽一口酒,噗噗两口烟,扪心自问一下”:

真的有那个初心吗?

所以,自小语文就很好,而且父亲也和宋江一样出身小吏的袁华同学,对此就觉悟得很有水平:

咱好好看剧本,当个好演员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