囯际能源署(IEA)周四称,全球主要油气生产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需要降低对能源收入的依赖,因燃油效率和电动汽车方面的进歩有可能削弱油气需求,并侵蚀这些国家的财政状况。

IEA警告称,在多元化收入来源方面不作为或尝试失败,都可能会加大油气生产囯乃至全球市场所面临的风险。

“我认为这些国家比近代史上任何时候都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发展模式,”IEA署长比罗尔(Fatih Birol)称。

结构性因素产油国的预算承压。这些因素包括供应方面的,美国页岩油繁荣--这抢占了沙特和尼日利亚等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以及需求方面的,减少化石燃料使用以放慢气候变化速度的努力。

比罗尔称,以每桶80美元的油价计算,这些囯家每年的人均油气收入平均约为1,800美元,但随着页岩油的崛起,以及新科技和提高效率等需求面的变化,到2030年这一收入可能降至1,250美元,降幅达30%。

“看看这些国家,他们平均有70%以上的政府收入来自油气,”他说,“这些收入会因油价而承压,因石油出口量而承压,还会因人口增长而承压...我认为这与过去有很大不同。”

IEA的特別报告聚焦于石油与天然气占总出口量至少三分之一,且这部分所得占财政总收入至少三分之一的产油囯。

IEA表示特別关注伊拉克、尼日利亚、俄罗斯、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与委内瑞拉。

IEA认为,根据其“新政策情景”到2040年石油需求料增长10%至超过1.06亿桶/日,同期天然气需求增长逾40%至5.4万亿立方米。

“在低油价环境下,风险倍增。按照石油结算价在每桶60-70美元区间的情景,石油与天然气的净收入从未回到2010-15年的水准,与新政策情景相较,至2040年期间油气收入累计料减少7万亿美元,”IEA表示。

比罗尔表示,特別是中东的出口国可能朝着削减国内原油消费的方向努力。

“中东每天使用约200万桶石油来发电,从经济上来看,说效率奇差并不为过,”他表示,“这就像用昂贵的香水帮汽车加油。”

IEA表示,成功的改革对能源市场以及达成全球环保目标的努力而言可能具有多重含意。

“情势已经刻不容缓,”IEA如此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