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九妹

来源:网络

我特别羡慕两种女人,

一种是特别拽,走路带风,

自己事业贼啦牛逼谁都不屌的那种。

一种是娇滴滴会撒娇,

任谁看见了都想拼了命保护的那种。

我就是卡在中间那种,

也不牛逼也不太会撒娇。

有钱的女人看鞋,风流女人看指甲,

性感女人看香水,气质女人看手表,

拜金女人看包包,贤惠女人看饭菜,

浪漫女人看睡衣。

我看完后,

发现我好像不是女人,

赶紧掏出身份证一看,

性别:女,心里才踏实了些,

太不容易了,一样没占。

老天赐我做了女人,

却给了我一颗爷们儿的心,

不会说好话,也不会撒娇。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要温柔,

不能乱发脾气。

其实,我也是水做的,

只不过是雪碧,带气儿――劲大,

只能捧着,

不能晃,一晃就爆发!

这辈子,

本想活成大哥心中的女人,

不料活成了女人心中的大哥!

我能玩得起,也能收得住,

我可以专一到让你惊讶,

也可以花心到让你害怕。

我喝过最烈的酒 ,

也放弃过最爱的人 。

我可以像个疯子一样的玩,

也可以像个爷们一样工作 ,

更可以在家里做个温柔小女人。

一切的一切取决于你是谁,

也取决于你如何待我,

0度结冰,100度沸腾。

你给我的温度,

决定我对你的态度,

所以请不要站在你的角度看我,

我怕你看不懂!

我们这样的女人:

不傍大款,不出卖灵魂,

可以坚强、可以温柔、

可以优雅、可以泼辣、

可以可爱、可以耍帅。

我们花的是自己打拼挣来的钱,

不必把饭钱留下来打扮,

还具备了贤妻良母的素质。

人格独立,思想独立,

工作独立,情感独立。

没有公主的命,

但有一颗女王的心!

世上的女人无非两种:

一种是幸福的,一种是坚强的!

幸福的:

是被捧在手心里,无需坚强。

坚强的:

是被化在泪水和委屈里,必须坚强。

这就是区别!

只因你是女人,

你可以不成功,但你必须要成长。

愿天下所有:

善良而美丽,平凡而伟大的女人,

过得舒心,睡得安心,

爱得暖心,活得开心!

“十万!”何母惊讶极了,随即感叹起来,“我和你爸这一辈子存的钱都不够买一半的,”她摆摆手,“我们不来,住不起,还是在家里自在。”    何薇笑着没说话,以后的事情还是以后再做打算吧,现在给母亲画个饼,也没什么意思。    她让母亲休息,自己去厨房做饭去了。不大会她又过来了,说道,“我做吧。”    “您还是休息吧,”何薇说道,“我又不是不会做。”    “我让你学,你还和我吵架,学会了都是你自己的,不然你自己住,平时怎么吃饭?”    何薇摁着青菜一刀刀的切下去说道,“是啊,多亏了您。”    母亲凑近她小声的说道,“来的时候你爸让我给你带了一万块钱过来,我现在给你拿出来,你藏起来。”    何薇吓了一跳,差点就切了手,“一万,这么多!”    “你爸最疼你,他这是在给你撑底气呢。”    何薇心中感动,爸爸确实疼她,现在的一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她说道“妈,这些钱我用不着,您还是拿回去吧。您看屋里的家具都全了,也没什么要买的,”说着她凑进母亲小声的说道,“他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两万块钱到存折呢,够我花的。”    这下吃惊的是母亲了,“给你留了两万?”    何薇嘻嘻笑着,“妈,所以你和我爸都不用操心我的生活,聂景辰早就考虑到前面来了呢。”    何母站着没说话,何薇看向母亲只见她脸上的表情怪怪的。    “怎么了妈?”    “我就是在想,你怎么忽然就转运了呢?和那个姓谢的退婚的时候,多倒霉呀!”    “妈,那事您就别再提了。什么转运啊,我命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    “你倒是想得开!”何母叹道,“钱既然我带来了就不再带回去了,你留着吧。我若是拿回去,你爸肯定少不了唠叨。”    何薇拧开煤气炒菜,问道,“妈,您会用煤气吗,不会用的话我教给您。”    “我看看。”    吃了午饭她让母亲休息,自己刷了碗收拾了厨房,下楼去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说母亲已经到了让他放心,照顾好自己之类的,然后便回去了。    母亲虽然爱唠叨,但是偌大的家里面有了她的唠叨,才温馨起来。    何薇与汪明州约好的早上7点半之前在医院见面,因为自行车还在汽车站没有骑过来,要坐公交车去,她害怕迟到了,七点之前便在家里出发了。    临出门之前,她嘱咐母亲在家不要轻易出门,免得出去了,找不到回来的路,母亲让她放心。    何薇想着去了没什么事就赶紧回来,没想到一经科室,楼道里哭声震天,围了一大群人,还有保安在旁边。    她抓了一个熟悉的小护士,“怎么回事?”    小护士低声道,“病人半夜突发状况,没有抢救过来,家属说是我们的责任。”    何薇透过人影能看到有两个医生被围在中间,被人推推搡搡的。保安在旁边也起不到作用,家属人太多了。    晚上只有两个医生值班,都被围了,现在正好处于换班的时间段,新交班的医生还没到岗。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其他病人的治疗都耽搁了。    她站了一下觉得自己在这里站着都无济于事,便去了主任办公室,没想到门口也被人堵了。    汪明州站在一个边角里,也被人围着,他的脸上出现了气急败坏的神色。    认识他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他向来傲气,从来都是冷冷的,也几乎没有情绪,有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如今的脸色,还真是少有啊。    汪明州看到她,对着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过去。何薇站在一边看着,这样的事情算不了什么。看来主任不来,没有人做主。她心道,她也不要多事了,还是等主任来了处理吧。    正想着,主任急急地过来了,他一眼便看到何薇,朝着她招招手,她赶紧跑过去了。    “主任。”    “去叫个管事的过来,主治医生也来,一帮饭桶!”刘主任脸色铁青进了办公室,有人眼尖看见刘主任进了办公室,迅速的冲过来。    何薇转身把门关上了,挡在门口,大声地喊道,“有没有能做主的,找个做主的过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年龄稍大的人走出来说道,“我们是要一个说法,白天的时候还好好的,晚上说不行就不行了,你们这么大的医院,不能让我们不明不白的回去吧。”    何薇指了指远处的人说道,“既然是来要说法的,把大夫堵上算什么回事?让你们的人都散了,该去哪儿去哪儿。主任已经来了,说法肯定会给你们的。”    汪明州看着等在门口的何薇,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听着她铿锵有力、丝毫不畏惧的声音,他有点赧然,刚才他为什么不能像她一样呢。    站在何薇面前的人说道,“只要医院给了我们说法,我们马上散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大家都在这儿堵着吧,”何薇冷冷的说道,“病房里还有六七十位病人呢,九点之前该吃药的吃药,该打针的打针,到时候大家都没有办法治疗了,你们担责任吗?”    站在何薇面前的这些人,没有人说话了。    何薇再次说道,“找个能做主的来,先把人散了,再来主任这边。”    有人朝着围着医生那边的人过去了,不大会搀扶着一位中年妇女过来了。    人哭的泣不成声,连身体都站不直,何薇皱着眉说道,“你先别哭了,大家都是来解决事情的,哭,也解决不了问题,你要是觉得自己能行就进去。”    中年妇女擦擦泪点点头,又看向之前说话的那个人,“三大爷,您跟我进去吧。”    看来那个三大爷是个有主意的人,何薇便道,“让你们的人先散了吧,说法不满意,卷土重来也可以。”    那个三大爷虽然是有个主意的人,但这个不是他们家的事,他便看向哭着的妇女,说道,“我觉得人家有道理,要不咱们先散了?”

编辑:九妹,80后射手女,怀揣着一颗简单纯粹的初心,愿意与你分享一切美好,更喜欢在简单的文字里拥抱内心的富足。

——往期精彩——

世上的女人千千万万种样子,

但却有一种女人,

说出来的话很让人舒服。

所谓的高情商就是懂得好好说话,

也就是该说的时候就说,

不该说的时候就少说。

更高速的成长,遇见更好的自己